-

啪!

這一巴掌,閻飛用儘全力,伴隨著一聲清脆,寇天虎半張臉高高腫起,酒也醒了不少。

“大首領!”寇天虎捂著臉,很是不解:“你...你打我做什麼。”自己擊殺嶽無涯,立了大功,這美女理應是自己的,現在享用不是理所當然嗎?

“閉嘴!”

閻飛十分惱火,怒喝一聲,又是一巴掌甩了過去:“我看你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,我的女人也想碰?找死嗎?”

這海靈兒美如天仙,閻飛看到第一眼就被深深迷醉,怎麼可能和彆人分享?

什麼?

聽到這話,寇天虎徹底懵了,呆呆的看著閻飛,好一會兒說不出話來。

足足過了十幾秒的樣子,寇天虎才反應過來,不甘心的說道:“大首領,之前你親口說的,誰殺了嶽無涯,誰就能得到這個女人。那嶽無涯死在我手上,她不是屬於我媽?”

寇天虎性格耿直,此時還冇意識到,自己犯了禁忌。

閻飛之前確實說過這話,隻是還冇將海靈兒交給他,而他身為屬下,貿然闖入大首領房間,強行對海靈兒圖謀不軌,這事兒彆說閻飛,換做任何人都會發怒。

馬德!

閻飛城府極深,此時自然不會承認,破口大罵道:“色膽包天的東西,明天就是我和她的大婚之日,你卻說她是你的女人,怎麼?你想反叛嗎?”

之前和嶽無涯激戰的時候,當時情況危急,閻飛才說了一句‘誰殺了嶽無涯,就把海靈兒賞給誰。’不過是激勵人心的一種手段,而這個寇天虎,竟然當真了...

這.....

這一刻,寇天虎臉色複雜,支支吾吾說不出話來。心裡也是說不出的憋火。

大首領這麼做...是想出爾反爾了。

隻是閻飛氣場太強,寇天虎哪敢多說,當時暗暗讓自己冷靜,低頭道:“大首領息怒,是我魯莽了。”

閻飛冷哼一聲,不耐煩的說道:“念你是酒後衝動,這事兒我不和你計較,趕緊滾。”

“是!”

寇天虎心頭一顫,應了一聲,趕緊走出房間。不過走出去的瞬間,還不忘看了一眼海靈兒。

如此天姿國色,卻隻能看不能碰,真是讓人惱火啊。

“站住!”

剛到門外,閻飛想到什麼,大聲叫住寇天虎:“嶽無涯墜落深淵,雖說必死無疑,但咱們也不能掉以輕心,命你帶人下山尋找,務必要找到嶽無涯的屍首。”

活要見人,死要見屍,這樣才能徹底安心。

馬德...

寇天虎心裡本就不服氣,此時聽到閻飛的命令,更是氣不打一處來,不過臉上冇有表現出來,而是恭敬了應了一聲:“是。”

隨後,寇天虎匆匆離開。

嘿嘿...

前腳剛走,閻飛露出一絲笑容,近距離欣賞著海靈兒,假惺惺的安慰道:“美人兒彆怕,有我在,誰都不會傷害你。”

說這些的時候,閻飛上下打量著海靈兒迷人的曲線,越看越歡喜。

嶽無涯已死,這美女就完全屬於我的了,而且,這裡地處荒漠戈壁最深處,極少有外人靠近,所以根本不怕天門得到訊息,前來報複。

一時間,閻飛越想越得意,慢慢走過去,坐在了海靈兒身邊。

“你....”

海靈兒本能的躲閃,又是驚怒,又是驚慌:“你彆碰我...走開....”

此時的海靈兒,幾乎是欲哭無淚,剛走了寇天虎這個色狼,緊接著,又來了閻飛這頭惡虎,難道....這就是自己的命?

“哈哈哈...”

見海靈兒滿臉抗拒,閻飛冇有半分收斂,反而激發了濃烈的興致,當時大笑一聲:“明日大婚之後,咱們就是真正的夫妻了,怎麼還一副拒人千裡之外的樣子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