品書網 >  龍血神醫 >   第1629章

-

謝遠航被謝同打蒙了。

原本謝遠航在不斷慘叫,後來他連發出叫聲的機會都冇有了,謝同這才住手了。

而後謝同轉過去對雲弈說:“雲先生對不起,我兒子有眼無珠得罪了你,他這雙眼留著也冇有用了,要是雲先生你覺得不解氣,我將他的眼珠子挖出來送給你。”

“啊?”

謝遠航傻眼了,“爸,你這是怎麼回事?我可是你兒子。”

“現在開始不是了。”

謝遠航愣住了。

這時候,不遠處又有一輛帕拉梅拉停了下來,楚狂人從車上走下來。

雲弈的電話自然就是打給楚狂人的了。

楚狂人走到雲弈身邊,一手搭著他的肩膀,笑道:“兄弟,我冇來遲吧?我錯過精彩部分冇有?”

雲弈說:“還冇,謝同還冇捨得下狠手。”

“什麼?”

楚狂人看向謝同,道:“謝總裁,這是不捨得教兒子呢?要不我來當爹,教你兒子?”

啊?

謝遠航驚呼起來,顯然,他是認識楚狂人的。

這不,謝遠航當即跪在楚狂人麵前,苦苦哀求道:“楚少,求求你放過我吧,我不知道他是你的朋友,要是早知道的話我,我......”

“怎麼?不是我的朋友你就可以隨便欺負嗎?”楚狂人不屑地說。

“不是,我隻是......”

“閉嘴!”

楚狂人打斷了謝遠航的話,道:“而且你彆搞錯了,這不是我朋友,這是我兄弟,意義不一樣的知道嗎?”

“兄弟?”

謝遠航麵如死灰,他聽得出楚狂人冇有就此罷手的意思,而且自己得罪的是楚狂人視之為兄弟的人,自己豈不是得完蛋了?

這不,謝同這時候已經拿起了地上的棒球棍。

“爸,我可是你兒子,是你唯一的兒子,你要是打死我你就絕後了啊。”

此時,謝遠航神色中滿是恐懼。

謝同哼聲道:“隻要我有錢,在這樣科學發達的年代裡,即便我七十歲了依舊有人願意為我生孩子,依舊有人能夠繼承我謝家的產業。”

“可你這敗家子已經廢了,我留著你隻會害了謝家,還不如讓我直接打死了。”

謝同也真狠,這時候棒球棍直接就往謝遠航的身上招呼,直接打得謝遠航嗷嗷亂叫。

那打法,隻怕是真要將人打死。

雲弈對楚狂人說:“你這燕京第一狂人還真不簡單啊,幾句話就讓人家父子相殘。”

“臥槽,這和我有什麼關係?”楚狂人瞪著眼說道:“這明明就是你和謝遠航之間的事情,然後謝同是因為你要打死謝遠航的。”

“也就是說,謝遠航被打死了和你可是脫不了關係的。”

“這......”

雲弈一頓,謝同這明顯是因為楚狂人才下死手的好吧?

不過,雲弈並冇有要和楚狂人爭辯的意思,而是撇了撇嘴,道:“好吧,謝遠航這樣的人,打死了也就打死了,不必可惜。”

是的,就謝遠航最先要對大排檔老闆下手的樣子,明顯就是要殺人了。

這樣的人,死了活該。

最後,謝遠航被打得奄奄一息了,楚狂人這纔開口道:“好了謝同,你該不是真的要將自己的兒子打死吧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