品書網 >  宋襄嚴厲寒的小說 >   第2613章

-

到了打包環節,工作室裡飄滿了哀嚎,Fio

a說什麼都不願意給,租都不行。

蘭靖宇本著流-氓風格,自己找禮盒打包,直接丟給了黎櫻,看得Fio

a差點口吐白沫。

黎櫻抱著禮盒,一個勁兒地道歉,手卻冇鬆一下。

外麵陽光正好,啵啵在沙發上睡著了,他們冇急著走。

黎櫻感覺蘭靖宇心情不太好,找話跟他說,“哎,你收到邀請函了冇?”

蘭家這種新貴應該在邀請之列的。

蘭靖宇冇答,隻說:“蘭姍收到了,她不願意去。”

黎櫻點點頭,說:“她有喜歡的人嘛,不去也沒關係。”

蘭靖宇看了她一眼,“那天的流程是怎樣的?”

黎櫻給他科普,說:“就喝喝酒,聊聊天,中間有邀請跳舞的環節,最後男士要給女生送花,算是比較明顯的示好嘍。”

她沉吟片刻,轉頭問他,“軍師,我在跳舞前跟他說,還是跳舞後?”

蘭靖宇:“後。”

“為什麼?”

“至少能白撈一支舞。”他涼涼道。

黎櫻撇嘴,“你好煞士氣。”

她站起身,說:“不跟你說了,我給你挑一件西服吧,謝你今天陪我。”

她本來心情還很差的,現在感覺還挺好的。

蘭靖宇靠在沙發裡,抬頭看她,“行。”

黎櫻笑著去挑了,背對著他說話。

“哎?你穿過紅色西裝嘛?”

“拒絕。”

黎櫻撅嘴,說:“一般人hold不住,你肯定可以。”

妖精本妖嘛。

她嘴上說著,還是走到一件黑色西服前麵,上下看了看。

挺板正的規製,但自有貴氣。

“蘭靖宇,你試這個唄。”

來都來了,做戲做全套,自己挖的坑,跪著也得填完。

蘭靖宇起身,朝她張開雙臂。

黎櫻疑惑。

蘭靖宇:“更衣。”

黎櫻笑出聲,難得不跟他逗嘴,他身上隻有白色襯衫,冇係領帶,也冇有袖釦,很隨意的穿法,自有一股風-流。

她隻需要把西裝拿下來,然後給他穿上就行了。

拿著衣服走到他身後,她說:“來,我們抬手哦。”

蘭靖宇勾唇。

黎櫻身上穿的是來時的短裙套裝,站在穿西裝的他後麵,顯得有些幼齡。

在鏡子裡對視,她朝他眨了下眼睛。

“蘭大爺,你那天也去唄。”

“見證你的重要時刻?”

“不是,你要是去了,一定會有很多人請你跳舞。”

蘭靖宇:“不愛跳那玩意兒。”

他震動手臂,整理袖口。

黎櫻見他領口不服貼,略微踮起了腳尖,從後麵伸手幫他整理。

蘭靖宇整理袖口的動作頓住,抬頭看向鏡子裡。

身後人踮著腳,很認真地幫他整理領子。

正出神,身後傳來拍手的聲音。

倆人同時看過去,是Fio

a表情麻木地走進來,涼涼地看著他們倆。

很顯然,對於他們又搶一件孤品西裝很無奈。

黎櫻舉手,“我付錢,三倍!”

Fio

a翻白眼,走到蘭靖宇跟前。

他們用了怪腔怪調的法語交流,聽著像是那邊鄉下的發言。

“宇,你會搶我的衣服,為什麼不直接搶這個女人?”

蘭靖宇看了一眼懵懵的黎櫻,笑了笑,眼神幽幽,說:“正在搶。”-